星期三, 3月 19, 2008

汪辟疆先生示中文系諸生



汪辟疆先生有讀書說示中文系諸生一篇,今鈔讀如下。
「古書至博,遍讀為難。畏其難而不事也則安陋;知其難而循序也則有功。不有啟迪,曷由問徑?徑又多歧,使無指示,則曠時日,敝精神,四稔蒇業,如墜云霧,終無得也。今與諸君約:竭四年之力,熟讀十書,卷少者年誦二種,多者分年治之,務蔪貫達。以此治基,基固,則日進輯熙光明矣。」
「今諸君既入大學中文系矣,在學四年,日有講授,夜有溫習,須知此皆通詮綱領之粗說耳,去學實遠。蓋此為嚴治專學之途徑,非謂終日徘徊此途徑中,便謂已到目的地也。欲達目的地,即可由此截斷眾流,揚帆直薄,如王濬以樓船趨建業本領,直搗腹心,踞石頭以瞰長江,則收獲多矣。四庫著錄,何一非重要之書?然有源之水,只有此數,而此有數之源頭,又分別其源頭之源頭,則書更少,更易為力,守此幾部源頭書,鍥而不舍,雖約必博。反之,目罷墳籍,鮮窺根柢,猶之身處大江下流,徒駴其汪洋灝瀚,而欲與之談汶阜氐道之濫觴,虁巫西陵之湍急,寧非夢囈?所謂雖博而仍陋也。」
「一說文解字;二毛詩正義;三禮記正義;四荀子;五莊子;六漢書;七資治通鑒;八楚辭;九文選;十杜詩。」
此可注意者以說文開頭,即治經之路須通小學。小學不通一如盲人摸象。文字訓詁即通,則上接先秦下連百代。汪氏取毛詩禮記,且強調正義,可知注疏非一般陋讀者所言之「純文學」可比。注疏一如西學之腳注而更具發明,不讀注疏則千年學脈斷絕矣!禮記一書頗雜,發明禮義,兼及義理,叉開二途,條貫理通。古書有一引書引詩通例,或可互參。荀子莊子為子書又與前不同。汪氏選漢書資治通鑒而不選史記,此可怪者。或因太史公書舊注太龐,若跳開不讀,徒留故事,未能盡解太史公之妙。漢書有顏師古注,藝文志亦史部寶典,于典章制度尤深。楊樹達先生亦重漢書。
舊時無紅學金學,只有選學。治文學不得略過,不讀則不能知后世詩典出處,古典今典未能打通,此鸚鵡也非通博之士所為。汪氏所選精當,青年必讀書與中文系必讀書自有輕重同異。會稽周氏所擬又自有不同,然書目可改,道理不改,金克木先生言書讀完了,此之謂也。
「數書在前人皆可于十五歲以前誦畢,至遲亦可于二十歲誦畢。」
「今則雖大學中文系,亦視為高文典冊矣。」
此約之又約者也,讀之喟然。或曰,循序可漸進,否則只算知道了一些知識,不得云出自中文系而有知識者矣!

2 則留言:

coolchet 提到...

四庫著錄,何一非重要之書?然有源之水,只有此數,而此有數之源頭,又分別其源頭之源頭,則書更少,更易為力,守此幾部源頭書,鍥而不舍,雖約必博。

*******************

最近也開始有這種體悟
止庵推崇谷林
谷林推崇周作人

俞平伯 張中行也上溯到周作人

源頭之源就是這樣來的阿.......

東山 提到...

coolchet大哥,

我就說那些搞現代文學的,不讀周氏兄弟好像還在門口沒走進去一樣。許多人不信邪,砍掉一大塊好像本來就是如此。當然讀周氏兄弟后來還是得回到晚清諸子身上,書影憧憧,避無可避。